枸杞子

我发现全职正在进入我们的生活。
比如我在西宁看到了兴欣网络会所,比如大街上的一个大爷,衣服上印着大漠孤烟,还有今天的一件事。
中午去吃饭,人太多了,于是我选择拼桌。坐我旁边的一个女孩子,穿的外套后面印了一组“夜雨声烦”背心上印了一个“索克萨尔”,我刚开心说碰到一个同道中人,又来了一个女孩子,她穿着绿色的外套,后面印了一个“王不留行”。我心说:完了,庙药撕逼要开始了。
果不其然,两人对视了一会,就开始说:“我药压你庙!”另一个说:“我庙压你药!”于是我就看着这俩人撕,等她们没劲了的时候问:叶蓝韩张了解一下?
于是他们愉快的接受了我的安利,壮大了我们友军的队伍。

评论(6)

热度(37)